師說

師說 韓愈

         古之學者必有師。師者,所以傳道、受業、解惑也1。人非生而知之者,孰能無惑?惑而不從師,其為惑也終不解矣。

         生乎吾前,其聞道也,固先乎吾,吾從而師之2 ;生乎吾後,其聞道也,亦先乎吾,吾從而師之。吾師道也,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3?是故無貴無賤,無長無少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4

         嗟乎!師道之不傳也久矣!欲人之無惑也難矣!古之聖人,其出人也遠矣,猶且從師而問焉5;今之眾人,其下聖人也亦遠矣,而恥學於師;是故聖益聖,愚益愚,聖人之所以為聖,愚人之所以為愚,其皆出於此乎6

         愛其子,擇師而教之,於其身也則恥師焉7,惑矣8!彼童子之師,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9,非吾所謂傳其道、解其惑者也。句讀之不知,惑之不解,或師焉,或不焉,小學而大遺,吾未見其明也10

         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,不恥相師11;士大夫之族,曰師、曰弟子云者,則羣聚而笑之12。問之,則曰︰「彼與彼年相若也,道相似也。13」位卑則足羞,官盛則近諛14。嗚呼!師道之不復,可知矣15。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,君子不齒16,今其智乃反不能及,其可怪也歟17

         聖人無常師18,孔子師郯子、萇弘、師襄、老聃19。郯子之徒,其賢不及孔子。孔子曰︰「三人行,則必有我師20。」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;聞道有先後,術業有專攻21,如是而已。

         李氏子蟠22,年十七,好古文,六藝經傳,皆通習之23;不拘於時24,學於余。余嘉其能行古道2 5,作《師說》以貽26之。

一、作者簡介

         李氏子蟠22,年十七,好古文,六藝經傳,皆通習之23;不拘於時24,學於余。余嘉其能行古道2 5,作《師說》以貽26之。韓愈(公元 768 – 824),字退之,唐代河陽(今河南孟縣)人,自稱「祖籍昌黎」,故世稱韓昌黎。其最後官至吏部侍郎,故又稱韓吏部。卒謚「文」,後世又稱他為韓文公。韓愈二十五歲登進士第,其後一直做着小官,至晚年才遷至吏部侍郎(屬正四品的較高級官員)。唐德宗貞元十九年(公元803),因關中天旱,他上書請求寬減民眾徭役,免民眾租稅,被貶為陽山(今廣東陽山)令。元和十四年(公元 819),韓愈諫唐憲宗迎佛骨入宮,幾乎被處死,後被貶為潮州刺史。唐穆宗即位後,奉旨回京,歷任國子監祭酒、兵部侍郎、吏部侍郎、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等職。長慶四年(公元 824)敬宗即位,同年十二月韓愈因病去世,年五十七。

         韓愈是唐代著名文學家,為唐宋八大家之一,與柳宗元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倡導者,合稱「韓柳」。蘇軾稱讚他︰「文起八代之衰,道濟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勇奪三軍之帥。」(八代︰東漢,魏,晉,宋,齊,梁,陳,隋)。他為文反對六朝以來之駢偶文風,提出「古文」概念,主張「文以載道」、「詞必己出」、「唯陳言之務去」,繼先秦、兩漢以來的散文傳統,對後世產生深遠影響。其詩亦極有名,清代方東樹謂︰「韓公詩文體多。而造境造言,精神兀傲,氣韻沈酣,筆勢馳驟,波瀾老成,意象曠達,句字奇警,獨步千古。」著作收入《昌黎先生集》。

二、背景資料

         根據清代方成珪所編之《昌黎先生詩文年譜》考證,韓愈《師說》一文作於唐德宗貞元十八年(公元 802)。當時韓愈三十五歲,任國子監四門博士,是一個從七品的學官,官位不高。他這篇文章是針對當時「恥學於師」的門第風氣而寫的。唐代以官位高低為區分門第之標準,當時的士大夫,普遍有一種從師「位卑則足羞,官盛則近諛」的心理。韓愈寫此文,就是為着反對這種錯誤風尚,提出「古之學者必有師」、「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」的主張,以匡正時弊。

三、注釋

1. 師者,所以傳道、受業、解惑也︰老師是傳授道理、教授學業、解答疑難問題的人。道︰儒家之道統、學說。受業︰講授學業。「受」,後來多寫作「授」。
2. 生乎吾前,其聞道也,固先乎吾,吾從而師之︰出生在我之前的人,他懂得道理本來就比我早,我就跟從他,拜他為師。固︰本來。
3. 吾師道也,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︰我學習的是道理,豈用理會他的年齡比我大還是比我小呢?庸知︰豈用知道、理會。庸︰豈,難道。
4. 是故無貴無賤,無長無少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︰所以無論是高貴還是卑賤,年長還是年輕,道理存在的地方就是老師存在的地方。
5. 古之聖人,其出人也遠矣,猶且從師而問焉︰古代的聖人,他們超出一般人很遠,尚且跟從老師學習。
6. 聖人之所以為聖,愚人之所以為愚,其皆出於此乎︰聖人能夠成為聖人的原因,愚人仍然是愚人的原因,大概就是因為這個道理。其︰大概。
7. 愛其子,擇師而教之,於其身也則恥師焉︰一些人愛護自己的兒子,選擇老師來教兒子,而自己卻把從師學習視為羞恥。
8. 惑矣︰實在是糊塗啊!
9. 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︰是教給小孩子文句基本知識的人。句讀︰古人指文辭停頓處。文辭語意已盡處為句,未盡而須停頓的地方為讀。讀︰○粵 [豆],[dau6];○漢 [dòu]。
10. 句讀之不知,惑之不解,或師焉,或不焉,小學而大遺,吾未見其明也︰句讀不懂,向老師學習;疑難不解,卻不向老師請教。小問題願意從師,大道理卻遺漏、忽略了,我看不出他的明智之處。「不焉」之「不」,音義同「否」。
11. 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,不恥相師︰巫覡、醫師、樂師、各種工匠,不把互相學習當作羞恥。
12. 士大夫之族,曰師、曰弟子云者,則羣聚而笑之︰士大夫一類的人,聽到叫「老師」、「弟子」等稱呼時,就聚在一起來嘲笑。族︰類。
13. 彼與彼年相若也,道相似也︰某人與某人年齡差不多,學問也接近。
14. 位卑則足羞,官盛則近諛︰拜地位低的人為老師實在是羞恥,拜地位高的人為師則近於諂媚。諛︰諂媚、奉承。○粵 [愚],[jyu4];○漢 [yú]。
15. 師道之不復,可知矣︰從師學習的風尚不能恢復是可以知道的。
16. 君子不齒︰士大夫不屑與他們同列。君子︰這裏指士大夫。齒︰並列。
17.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,其可怪也歟︰現在士大夫的才智反不如他們,這真是奇怪!
18. 聖人無常師︰聖人沒有固定的老師。
19. 孔子師郯子、萇弘、師襄、老聃︰孔子曾師事郯子、萇弘、師襄、老聃。郯子︰春秋時郯國(今山東郯城)的國君,孔子曾向他請教官職的名稱。萇弘︰周敬王時的大夫,孔子曾向他請教過音樂。師襄︰春秋時魯國的樂官,孔子曾向他請教過彈琴。老聃︰即老子。孔子曾向老子問禮。郯︰地名,在山東。○粵 [談],[taam4];○漢 [tɑ́n]。萇︰姓氏之一。○粵 [詳],[coeng4];○漢 [chɑ́ng]。聃︰原義是耳廣而無輪,相傳為老子之名。○粵 [耽],[daam1];○漢 [dɑ̄n]。
20. 三人行,則必有我師︰幾個人走在一起,其中一定有可以作為我學習的對象。語出《論語.述而》。
21. 術業有專攻︰學問技藝各有所長。
22. 李氏子蟠︰李家有個孩子叫蟠的。蟠︰○粵 [盤],[pun4];○漢 [pɑ́n]。
23. 六藝經傳,皆通習之︰六經的經文和傳文。六藝是指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禮》、《樂》、《易》、《春秋》六部經書。經︰六經原文。傳︰注釋六經原文的解釋文字。
24. 不拘於時︰不受時俗的影響。
25. 余嘉其能行古道︰我讚許他能夠踐行古人從師學習的風尚。
26. 貽︰贈送。○粵 [怡],[ji4];○漢 [yí]。

四、賞析重點

        從賞析的角度而言,本文在內容及技巧上有以下諸項特色︰首先是立意高遠。本文旨在透過一系列的論據證明「古之學者必有師」、「是故無貴無賤,無長無少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」、「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」三方面的道理。當時世俗人不知古之學者必有師,只以為年紀不是大於自己的話,他的賢能一定不及自己,韓愈看到此點,借李蟠拜自己為師、跟從自己學習,發表議論,韓愈的構想是以十七歲那麼年輕的學子從自己學習,而自己年紀比他大很多,但也不敢以年長自居賢位,而說出「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」、「無長無少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」等說話,足見師的重要及師其道而非師其年長的道理。而且「師者,所以傳道、受業、解惑也」、「彼童子之師,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,非吾所謂傳其道、解其惑者也」之提法非常新穎,將師之角色具體定義,使當時老師作為「授之書而習其句讀」的普通層次提升到授儒家之業、解儒家之惑之新高點,立意高遠。第二特色是說服力強。根據柳宗元《答韋中立論師道書》中云︰「由魏晉氏以下,人蓋不事師。今之世不聞有師,有輒譏笑之以為狂人。獨韓愈奮不顧流俗,犯笑侮,收召後學,作《師說》,因抗顏而為師。」可見由魏晉以至韓愈所處之中唐時期,世俗多輕視師道,有為師者或招收學生者都被譏笑為狂人。惟獨韓愈不受時俗左右,無懼別人取笑、侮辱,招收學生,並作《師說》,以師自命,抗擊當時社會之歪風。在這種背景下,韓愈提出師道問題本已甚切合社會需要,所以他在取材上已甚具說服力。而在文章中,他的中心論點是「古之學者必有師」,認為師的角色是傳承儒家道統、講授儒家經典、解決學生面對的學問及人生困感,師的作用的確如此重要,令人難於辯駁。韓愈進而提出「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」之道理,人學習的是道理,最先能領略道理的人就可以為師,這與年紀、貴賤都無關係,能力優勝者自可在某一範疇為師,這更是難於質疑的提法。接着,韓愈舉出古之聖人亦有師、今之愚人竟謂可以無師,今之士大夫擇師教子、而自身卻不從師,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,不恥相師,而士大夫們都以從師為恥三項論據,有力地證明師之不可或缺,以及不從師之愚。作者進而引伸,以聖人孔子轉益多師為例,說明「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」的道理,以萬世師表為例,說服力自然不庸置疑。作者最後說明本文寫作動機,引師事自己的十七歲少年為例,證明自己就是一位躬行師道者。在全文多重論證下,「古之學者必有師」、「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」、「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」等核心論題就立於不敗之地了。

        從技巧而論,本文特色亦甚多。

        首先是章法謹嚴,全文可分成四大部分,「古之學者必有師」至「師之所存也」為第一部分,正面論述有師之重要性和角度,以及道理在哪裏,老師就那裏的道理。「嗟乎」至「其可怪也歟」為第二部分,從反面批判眾人及士大夫不從師之愚及怪。「聖人無常師」至「如是而已」為第三部分,舉孔子為禮論「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」之理,最後一段為第四部分,以自己十七歲少年師事自己為例,重申師道之重要。四部分環環緊扣,論述非常嚴密。

        從章法角度而言,本文各部分均做到交相呼應,馮為民、周曉麗《汪洋恣肆、縱橫淋漓——〈師說〉的藝術魅力》(見《中學語文教學參考》1998 年第 4 期)中云︰「文章的首尾呼應,以『師道』與『古道』來互為印證。文章開頭的『古之學者必有師。師者,所以傳道、受業、解惑也』在後文中時有照應。如『吾師道也』、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』中的『師道』分明是『古之學者必有師』的從師之道;『聖人無常師』及『三人行,則必有我師』,也就是『古之學者必有師』的『師道』。『傳道』與『聞道』暗合;『解惑』與下文『惑矣』『惑之不解』處處勾連,脈絡貫通;『受業』又與下文『授之書而習其句讀』『愛其子,擇師而教之』等內容相應,也與『孔子師郯子、萇弘』等相應,一是指童子師的教句讀,一是指接受專門術業、涇渭分明。再如文中在反面論證時講到『小學大遺』『士不及工』,又遠與『今之眾人』『愚益愚』呼應,舉孔子善學也與『古之聖人』『聖益聖』遙相呼應,文中立論的『無貴無賤,無長無少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也』在反面論證時也扣得緊密。」可知本文處處呼應,章法縝密。

        對比、襯托、層遞兼用是本文技巧上之第二大特色。「嗟乎!」一段,以超越常人甚遠的古聖人尚且「從師而問」,與愚笨之今之眾人反「恥學於師」作對比;「愛其子」一段,以士大夫們為其子「擇師而教之」,與其身「則恥師焉」對比;「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」一段則以「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」,「不恥相師」,與士大夫們對相師之人「羣聚而笑之」對比。對比的目的,是以聖人之明,自身亦有為其子擇師,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不恥;以襯托出眾人、士大夫之愚及恥。進而上推「學者必有師」的中心論題。而言三重對比兼襯托實在又有層次之分,古聖人是最高層次,其次是自身層次,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則是比自身社會地位更低的層次,形成層遞關係,如此,古聖人、自身、低下階層尚且有師或不恥相師,則眾人及士大夫之不從師或恥於相師之謬誤就躍然紙上了。足見其技法之爐火純青。

        善用感嘆句是本文第三大特色,「聖人之所以為聖,愚人之所以為愚,皆出於此乎!」是推斷語氣,「師道之不傳也久矣!欲人之無惑也難矣!」、「小學而大遺,吾未見其明也!」是肯定語氣,「巫、醫、樂師、百工之人,君子不齒,今其智乃反不能及,其可怪也歟!」是驚詫語氣,各有特點,同中有異,使表達之感情及文氣愈來愈激烈、愈來愈澎湃。

        修辭豐富是本文技巧上第四大特色。本文最少運用了頂真、對仗、引用、反問等數種修辭格。如「古之學者必有師。師者,所以傳道、受業、解惑也」、「人非生而知之者,孰能無惑?惑而不從師,其為惑也終不解矣」、「不拘於時,學於余。余嘉其能行古道」等,都是頂真格。頂真法之運用,使文章氣勢增強,文氣連貫,產生一種迴環往復之美。對仗方面,「生乎吾前,其聞道也,固先乎吾,吾從而師之;生乎吾後,其聞道也,亦先乎吾,吾從而師之」、「無貴無賤,無長無少,道之所存,師之所存」、「聖益聖,愚益愚,聖人之所以為聖,愚人之所以為愚」、「傳其道、解其惑」、「位卑則足羞,官盛則近諛」等俱為對偶句,使文章顯得工整勻稱,對比鮮明,富於氣勢。引用法方面,有明引、有暗引,明引是「孔子曰︰『三人行,則必有我師。』」暗引如「人非生而知之者」一句出自《論語.述而》︰「吾非生而知之者。」,又「聖人無常師」一句實出自《論語.子張》︰「夫子焉不學,而亦何常師之有。」無論直引或間引,都使文章語句精煉、內涵豐富、富於說服力。反問句如「人非生而知之者,孰能無惑?」、「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?」等,用疑問方式表達肯定意思,使感情強烈、重點突出。凡此,俱可見本文修辭技巧多樣而富於變化。

2474 4267
免責聲明   |   精英匯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成員 (上市編號:1775)
O/B Beacon College Ltd. 遵理學校有限公司

Copyright © 2020 Beacon College. All rights reserved.